专注活动线报,各类源码,QQ技术等全网资源免费分享平台

高处走水往低处流!”

发布:admin09-17分类: 独立音乐

人推门进来说:“主任18床情况不好。”小西妈便什么都不再问撇下建国爹起身就走。建国爹一人在屋里等了又等,没见小西妈影儿,也没有人来招呼他,肚子也不争气,饿,早上饭晌午饭都没吃,只好走。走时把门狠狠带上,留下屋子里一地的烟头、烟灰和痰。
  小西妈闻此眼睛一亮:“好啊。知根知底的,也保险。”
  小西妈闻声从屋里出来:“我是心里头不平衡,叫你,你能平衡?……其实打饭吃做饭吃我无所谓,几十年都过来了,可现在不是小西在家吗?孩子怀孕了,需要营养。先兆流产,不能动。你在家没事,怎么就不能给她做一点吃?”
  小西妈笑了:“你请客,好大的口气!你整个人都是我养大的,请我吃顿饭还不是应该的!”
  小西妈摇头。
  小西妈摇头:“何建国都跟她那样说了,我们再说什么都是虚伪。”
  小西妈也笑:“非常阴险。”
  小西妈一挥手:“不知道!”又对女儿,“跟你说啊小西,这个事处理不好,要么,你跟他离婚;要么,你跟我们断绝关系!”
  小西妈一下子睁大了眼睛。原先女儿说时,她还半信半疑;后来儿子否定,她立刻相信这不过是一场误会。但看儿子刚才的激烈反应,方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。女儿那边的事情还没解决,儿子这边又闹出事来,丈夫却坐在一边自始至终一声没吭。小西妈心里的火“突突”直冒,镇定地对小西爸说声“老顾,你来一下”,率先进了卧室。她不想再次当着孩子的面让他难堪。小西爸拄着双拐跟进,她过去关了门,劈头就道:“老顾,你为什么不能说说你的意见?……平时你当当好人还行,现在是关键时刻,你还是这样只为了当好人就不管儿子!”
  小西妈长叹:“话能这么说吗?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!”
  小西妈长叹:“他要是不好,事情倒好办多了。”
  小西妈皱眉笑,小西也笑,挽起妈妈的胳膊沿病区走廊远去。
  小西妈走出机场,神情极为疲惫。昨天赶去外地会诊,今天返回,对一个六十岁的老人来说,实在是紧张了些。正在举目四望找人——小西说何建国派他的司机来接——没料到看到了何建国。她有些意外,也有些感动:“建国!……你怎么来了,工作这么忙。让司机来就可以嘛。”
  小西妈走到他跟前,用手指点着他:“你知道你忘的这事,给我们带来了多大的麻烦?给别人带来了多大的伤害?”
  小西满肚子话一下子涌到嘴边,没误会?太有误会了!说近的,她和小航,就算小西不反对,小西支持,他们就能成吗?到最后一刻,还得散!她爸妈绝不会同意。从这个意义上说,小西等于是帮了简佳,否则到最后再散,耽误了时间不说——她一个女的三十多了哪里还耽误得起。——感情上更痛苦。说远的,那次开会时她给简佳的所谓“难堪”,真不是对简佳,她那次是自己心里、自己家里有事,她那次为何建国的事几乎整夜没睡,她当时的心根本就不在办公室里!……在她这些话几乎脱口而出的时候,她的手机响了。何建国打来的,又就晚上的“大餐”再次叮嘱了她一番。告诉她无论如何要回家吃,而且,什么都不要买。她没在电话中跟何建国说要请简佳去的事,基于这样的考虑:一是到目前为止她不能确定简佳是不是去;二是没法说。简佳就在旁边,她若说简佳要去岂不等于拆穿了“大餐”是专为简佳准备的谎言?再说也用不着跟何建国说,他做菜的质量,是有保障的。简佳去,真就是多个人多双筷子的事。在跟何建国通话时,小西就做了决定,所有的话,回家去说。在餐桌旁,在浓浓的菜肴香味和浓浓的家庭氛围中说;在办公室这样的环境里,很难推心置腹不说,还容易激发出对立、对抗情绪。收起电话后她对简佳笑笑说:“何建国。又来问了,问你到底能不能去。他都做好准备了,让我什么都不要买,让你一定要去。”
  小西忙道:“妈,我们再请她回来就是了。”
  小西没动,没响,许久,低声道:“建国,我们分手吧。”
  小西没说是或否。而是说:“按照现在的标准,刘凯瑞算得上是新好男人了。”
  小西美滋滋地说:“哎,咱就是俗,咱就盼着老公步步高升平步青云夫贵妻荣封妻荫子!真到有那一天,我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——”问简佳,“你猜是什么?”
  小西迷迷糊糊来接了电话,电话那头何建国劈头盖脸暴风骤雨,小西没听完就把电话给拔了,解释都不解释。肯定是她那个公公又在中间挑拨离间了,嫌给他大儿子没安排好住处呗。心里头也是火直冒,明明知道她爸妈的生活习惯还这么干,什么意思,破釜沉舟了不打算过了?
  小西勉强笑笑表示感谢,而后拉小夏:“来来小夏,吃饭!”
  小西明白了。“好吧,我跟她说。但我不能保证她来。”
  小西目光尖锐:“那就是说以后你不必每天下午都出去约会了?”
  小西拿着饭盒要出门时,小航回来了。弟弟为何建成或说为她所做的一切,令小西感激,因此小航失去工作后小西比谁都着急,事业是男人的立身之本,爸爸说的是一个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真理。他跟简佳说要跟人家结婚,结婚你得有结婚的资本,总不能结了婚后让老婆养着你吧!但她知道小航肯定知道这些,不想给他施加太多压力,又忍不住不说,就拐着弯地说:“你又不用上班,一天到晚在外面瞎忙活啥?这个时候才回来!小夏不在了,你没事就老实做做家政工作,省得在家里吃闲饭。”
  小西扭脸看何建国:“这话是你说的?”何建国点头。小西叫起来:“我有什么缺点?……还‘不少’?还‘显而易见’?”
  小西凄然一笑:“我的意见管用吗?……建国,我现在是真的、打心眼儿里理解了你,还有你们家。所以,我们现在只能听从他们的决定!”
  小西嘁了一声:“一个人做点儿好事并不难,难的是一辈子做好事。”
  小西气得伸手开车门就要跳车,被何建国一把给拉回来,同时关车门,锁车门。顾小西一肚子气没处发泄,伸手打何建国
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,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,谢谢合作!

欢迎使用手机扫描访问本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