专注活动线报,各类源码,QQ技术等全网资源免费分享平台

都打破了以后,新诗就出来了。许

发布:admin09-13分类: 独立音乐

 
  介绍—本书——《北京的尘沙》275
  寄小读者(通讯二十五)288
  赴敌292
  绮色佳Ithaca(一)(二)(三)296
  寄小读者(通讯二十六)299
  剧后302
  姑姑306
  相思313
  李易安女士词的翻译和编辑315
  寄小读者(通讯二十七~二十九)361
  中西戏剧之比较 
  ——在学术讲演会的讲演369
  哀词376
  《寄小读者》四版自序378
  我爱,归来吧,我爱!381
  致张若谷(10月14日)385
  致张若谷(11月13日)387
  我曾389
  《往事》——以诗代序391
  《幻醉及其他》序395
  第一次宴会399
  三年408
  1930年刘纪华414
  我再也不能承受这样的温存415
  《先知》〔黎巴嫩〕纪伯伦著418
  南归 
  ——贡献给母亲在天之灵472
  惊爱如同一阵风502
  我劝你504
  分507
  记事无根而失实517
  致梁实秋518
  致胡适520
  1923年中国新诗的将来 
  旧诗歌的声韵格律都打破了以后,新诗就出来了。许多的人做着,许多的人看着,许多的人讨论研究着——新诗的种子,撒在一班青年人的心地里,只要是不落在幽荫处,或是石田上,它便如同春草,随处乱生。两三年来的新诗,各时各地散见于报章杂志上的,不在万首以下,即此可见新诗是合于时代的精神,而有存在和生长的可能性的。 
  诗在唐代,词在宋代,曲在元代,都有它们最光荣的地位了,新诗如何呢?我个人相信:它要在二十世纪的中国占它的领地的。它不但有蓬勃的现在,还有灿烂的将来! 
  虽然如此,有人却在极热闹之中,为新诗的前途抱悲观。 
  他们说:“新诗太容易了,太‘频’了;人人都可充诗人,出口成章的随便乱写,做来做去,恐怕新诗要与‘平话’和‘弹词’同一价值,同一命运”——这话很使我思索! 
  固然说:诗是不可遏抑的,无心流露的情绪表现,不容任何裁制,来侵犯它的自由的;然而从客观上看起来,诗的界说,虽每人有他自己的意见,极不容易定准,而诗和非诗的界限,在人们脑中,却有时极其清晰,如: 
    先驱者远了! 
——朱自清作 
    仿佛地看见簪豆花的小妹妹底影子。 
——冯雪峰作 
  没风时白杨树也萧萧着—— 
  萧萧外园里更不听见什么, 
  野花悄悄地谢了—— 
    悄悄外园里更没有什么。 
——朱湘作 
  一看便承认它是诗。而——只是生活程度的增高,” 
“日里做事夜间睡觉, 
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,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,谢谢合作!

欢迎使用手机扫描访问本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