专注活动线报,各类源码,QQ技术等全网资源免费分享平台

敲着键盘的手指。在邮件里这样大

发布:admin09-07分类: 独立音乐

 什么会打匿名电话给自己呢?
  我不禁感的是谁都没向新郎新娘说些诸如“你们很相配呀”之类的恭维话,因为在众人的眼里,他俩都是大城市的富家子弟,门当户对,所有可令他人羡慕的要素都让这两人给一揽而尽了。
  洗完澡,原冈走出浴室对佑希说:
  现在,那个曾令他神魂颠倒的女人,正在隔壁的房间酣睡着,轻轻地打着鼻鼾,嘴里还溢出一股不浓不淡的大蒜气味。
  现在,那个叫浅沼的男人确实和典子住在同一家酒店里,但原冈的内心思绪翻滚,不停地自己对自己大声叫道:
  现在,能够挽救自己的只有过年放的那几天假期了。原冈相信,几天假期一过,关于自己的流言蜚语一定会失去传播能力,消失得干干净净。
  现在,我觉得特别幸福。我每天都在日历上画圈圈,再过半年,原冈先生就属于我的了。
  现在,原冈要清洗浴室,要去倒垃圾,还要把餐具擦干。他已经如此退让了,却还是不能让典子心满意足。原冈的工作也非常忙,根本无暇顾及家务,家里弄得脏衣服成堆,煤气灶也油得发粘。
  现在,原冈正加大油门,快速地行驶在中央高速公路上。
  现在,原冈只是和美佳子发发邮件,打打电话而已。不过,他是真心喜欢美佳子的。原冈一直对美佳子说“我爱你”、“我爱你”,这绝对不是撒谎。但不管怎么说,美佳子总是前妻的外甥女,这段恋情是很危险的。一边是偷尝禁果之后燃起的熊熊欲火,另一边是想早点结束不伦关系的良心发现,两种心情纠缠在一起,竟让原冈感觉到出奇的兴奋。这种心情当然是无法在妻子身上得到缓解的,于是原冈便常常将欲火发泄在了佑希身上。
  现在得赶紧在事态还不太严重的时候补救。当然,那天两人尽兴地享受了一番鱼水之欢。不过,原冈觉得应该显示出自己的诚意。因此,他决定驱车前往山梨。凭着多年的经验,他知道这种时候给女人带来的惊喜足以填补以往的过失。
然只是在电子邮件里说说,但泄露客户的秘密总不太妥当。自己那么写只是为了让美佳子死心而已,希望她明白带着女人去出差是多么不合时宜。
  写到这里,原冈停下了敲着键盘的手指。在邮件里这样大发雷霆,只会让对方变得越发强硬。不管怎么说,妻子的怀孕是导致美佳子不愉快的最大原因。
  写到这里,原冈想起了那个在电视台工作的朋友对美佳子的评价:
  谢谢您的来信。回家后,我看了一遍又一遍。可能我的性格真的就是那么纠缠不清的。
  谢谢您的邮件。
  新年的假期结束了。
  新娘的身材颀长,穿着一件素洁的名牌婚纱,非常合身。俗话说郎才女貌,在常人眼里,知名商社的职员和空中小姐结婚似乎是天经地义的事,但这对夫妻却不同,因为新郎江口也是个顶级的美男子呢。他父亲曾当过一家商社的副社长,他本人则是个典型的海归派,做事干练,人脉广泛。这次婚礼的司仪就是他大学时代的好友,现在富士电视台当节目播音员。
  新娘很会迎合他人的心情,来宾中只要人招呼她,她便喜笑颜开地迎上前去说话。虽然嘴巴显得稍大了些,但因为有着一口漂亮整齐的牙齿,所以丝毫不会让人留下遗憾。想必在她小时候,父母一定是带她去医院矫正过牙齿的,这才会有这么一口无可挑剔的美齿。而且,她的人生也就像是这齐齐整整的牙齿一样,是在父母的精心策划之下一步步地被安排好了的。终于在今天,这辛勤的努力开出了硕果,新娘和无论是性格还是经历都光彩夺目的新郎江口结为百年之好。
  新娘是国际航班的航空小姐,留着短发,一眼看上去就是个大美人,即使说她是现役的模特儿也一点儿不过分。
  新宿站的人非常多。原冈护着美佳子,避开那些喝得烂醉的男人们,大步流星地向前走着。中央线月台上的人出乎意料地多。这些人大概都是坐长途电车回上野原、大月一带的上班族吧。在夜晚骤然降温的冷风中,有些男人支起了西装的衣领。
  星期天的下午,原冈到多惠子的住处去接奈美。看来多惠子还没有适应让分手的丈夫进自己的房间,她把女儿领到了门口。人们常说,一旦离婚,原来的妻子就会变得漂亮起来。可是,看看多惠子却没有什么变化。她在朋友的进口餐具店里帮忙,但一点也看不出那种上班族女人的傲气。原冈和她约好星期天下午去接女儿,原本以为她会稍加修饰的,但是多惠子一点都没有化妆,穿着毛衣、长裙就出来了。原冈心想倒也是,面对一个把自己抛弃了的男人,还用得着那么矫揉造作的吗?!
  星期五的下午,原冈在新宿的酒店和客户有个约会。原先打算和对方一起吃晚饭的,不过那人突然说有急事,提早一天从羽田机场坐飞机回去了。
  星期一早晨到公司后,原冈刚刚在办公桌的电脑前坐下,心里突然涌出一阵莫名的感觉,他想起了昨晚自己近乎神经错乱的举动。而且,看了女儿的电子邮件后,心绪怎么也不能平静下来。
  幸好在这种场合,原冈的沉默没有显得不自然。典子反而有些体恤他,继续轻快地说道:
  性使用的梳子和棉球也都不再放置了。那帮法国人对此很不满意,总是尖声尖气地叫嚷说,这样做有损公司形象。听他们整天在那里用法语喋喋不休地说三道四,我们都觉得会败给那帮白种人的。”
  休假后刚开始上班的那天早晨,原冈有意识地选了一条素色的领带。他不仅有海外工作的经历,而且又是干服装这行的,因此对穿着打扮颇为讲究。平时,领带当然是选意大利产的那种色彩鲜艳的款式。典子和前妻都称赞过原冈,说他人长得并不高大,却很适合带那种花团锦簇的领带。这在日本人群中是很少见的。然而,那天早晨原冈却选了一条多年未带的藏青色领带,上面错落有致地印着细小的菱形花纹。打领带时,绢质的面料发出“嘶嘶”的声响,原冈的脑海里不禁浮现出“明哲保身”这个词来。
  宴会终于结束了。来宾们缓慢地站起身,开始退场。大家饱餐了一顿美味佳肴,连上等的红酒都一饱口福,看样子都很满意。连原冈也在这大白天一个人喝了半瓶红酒呢。
  要是在东京的电视台,这样的电话肯定会被层层设防的,可地方台的接线员却毫不介意地说了声“请稍等” ,便把电话接了过去。电话里响起了一阵过时的音乐声。
  要说好色的话,那种男人才是真正好色呢。
  要洗的衣服也从来不会堆积如山,让自己都觉得忍无可忍。问题就出在吃饭上,因为原冈知道典子实际上是不太喜欢做饭的。新婚伊始,典子花心思做了好多次饭,但原冈看得出这对她来说是勉为其难的。因此平常日子原冈基本上在外面吃饭,典子也同样如此。原冈一直认为,夫妻双方只要相互谅解,相互支持,日子总应该过得下去的,可典子却觉得这样行不通。
  也许是已经熟悉了这个男人声音的缘故,原冈已没有了最初的惊讶,但心中
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,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,谢谢合作!

欢迎使用手机扫描访问本站